德约老爹:除了诺瓦克,塞尔维亚一无所有!他还能再拿十个大满贯

  • A+
所属分类:亚洲城体育

过去几年,塞尔扬-德约科维奇成了网球界最火的嘴炮,带着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气势,冲着儿子的对手以及假想敌不停开火。

对于不支持自己儿子的观众,他怒喷:“七届澳网冠军,从来没在决赛中输球,结果观众居然选择支持某个奥地利选手。这是一项富人的运动,他们不能理解,一个塞尔维亚的苦孩子如何成为过去十年最好的球员。”

对于费德勒,他极尽嘲讽挖苦之能事:“德约和纳达尔把他逼得太狠了,费德勒无法接受他们比自己更好的事实。拜托,你回家看孩子得了,或者干点别的事情,比如滑雪。”

而在面对爱子时,他从不吝赞美:“尽管费德勒和纳达尔都是劲敌,但诺瓦克今后的对手不再是他们,而是老虎伍兹和迈克尔-乔丹。”

对于口不择言的老爸,德约科维奇有点无奈:“我爱他,他是我最好的支持者。但是我没法控制他说什么,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表达的权利。虽然他是我的父亲,但我并非总是认同他的观点。毋庸置疑,他是一个情感外露的人,作为他的儿子,他想保护我,我当然也应该支持他。”

德约的这位疯狂老爸在接受采访时,回顾了儿子在成长过程中的点点滴滴,讲述了自己是如何成为一个不可理喻的护犊狂魔:

我出生在科索沃的一个小村庄,离特雷普卡(科索沃北部的著名矿区)不远。两次世界大战期间,英国人建了很多网球场和酒店,不过我根本没机会尝试网球。

我在家乡读完小学和中学,十九岁那年全家搬到了贝尔格莱德,一住就是六年。在那里,我邂逅了后来的妻子戴安娜,生下了诺瓦克。

他是我们夫妻俩的第一个孩子,又是家族里的长孙,所以集万千宠爱于一身。在这方面,我们和西方国家有明显的分别,一旦有了孩子,我们希望百分百投入,陪伴他的一生。这就是塞尔维亚和巴尔干人与孩子们保持亲密的原因,我们无条件地爱着彼此。

诺瓦克的整个童年都被爱包围着,两岁半的时候,我们搬到了科帕奥尼克山区,开了餐厅和体育器材商店,诺瓦克和两个弟弟马尔科和乔杰都在那里长大。

我们在餐厅的前面修了网球场,诺瓦克那时候才三岁,经常和工人混在一起,给他们送吃喝。就这样,他和球场建立了一种奇妙的联系,当他注视球场时,眼中流露出了热爱。

于是我给他买了一个彩色小球拍,上面拴着一个柔软的泡沫球。这个球拍成了他的最爱,从那以后他只玩这个,不再碰其他玩具。

诺瓦克四岁时,我们把他送到诺维萨德的一个网球训练营,那是他梦开始的地方,从此开始创造历史。

那时候,还是孩子的他就能打出和现在一模一样的反手球,他就是为这项运动而生的!最初,我最大的愿望是让儿子们成为滑雪运动员,不过像现在这样反而更好。

我们一家在山区住了十七个年头,这对孩子们的成长意义重大,每年在山里待八个月,那里更安全,因为我们看不到也听不见大城市那些乱七八糟的事儿。

我想说一些之前从未向媒体透露的事情,诺瓦克一直是一个特别的孩子,跟同龄人截然不同。他非常敏感、小心,从小就勤奋、自律。

诺瓦克四岁的时候,我的哥哥开了一家精品店,他想送诺瓦克一件夹克,结果诺瓦克拒绝了。我哥哥问:“难道你不想要吗?” 诺瓦克回答:“如果我接受了,你就不能拿来卖钱了。”

我哥哥还送过足球,诺瓦克出去玩几个小时,然后拿回来物归原主。我哥哥说:“球归你了。”结果诺瓦克回答:“不不不,要是我想玩,再来跟你借。”他总是这么敏感。

从诺瓦克六岁接受正式训练开始,整个职业生涯都被照顾得无微不至。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,从训练计划,到吃喝拉撒,什么时候去上学,数学考了多少分,实现和没实现的愿望,他生活中的方方面面,每一个细节都在掌控之中。

为什么要这样?全世界有很多少年天才最终没有成功,因为父母对他们的生涯、生活和梦想,抱有不切实际的幻想,觉得孩子们是伟大的天才,施加了很大的压力,以至于他们不堪重负。等到孩子们长大成人,独立生活时,就会陷入混乱,最后以离婚收场,全家都被毁了。

尽管诺瓦克已经成为一名伟大的球员,但是没有人愿意伸出援手,我还是要包办一切。

差不多有十年时间,我从没离开他的身边,总是形影不离。所到之处,其他运动员带着团队,包括理疗师和教练。每个人都被照顾得很好,除了我们。我是诺瓦克的爸爸、妈妈、教练、理疗师,我就是一切。

没人教我,最关键的是任何时候我都不能犯错误,这是我面临的最大压力。有时候,我不得不在一夜之间做出艰难的决定,为了求变而解雇教练,或者更换学校。如果我发现,哪怕一个细节没有按照计划进行,我会重新找一个地方。

在家里,诺瓦克拥有至高无上的地位,别人都不重要,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帮助他取得今天的成就。

其他家庭成员就没那么走运了,马尔科和乔杰(笔者注:诺瓦克的两个弟弟)从我这里得到的,不及我为诺瓦克付出的百分之一。

我为此感到沮丧,因为他们两个可以获得更高的成就。问题是诺瓦克消耗了我所有的精力,我已经倾其所有,根本没有剩余的电量了。

即便如此,诺瓦克也经历了重重困难,离开家去慕尼黑附近的尼基-皮里奇网球训练营时,才十二三岁。那段时间,我们囊中羞涩,不能陪着他。那个地方离慕尼黑大概30公里,每天吃网球、喝网球、睡网球、想网球,网球就是一切。

那是一段了不起的经历,对于诺瓦克这样的训练狂魔,简直完美。尼基-皮里奇很开心,他通常不会收14岁以下的孩子,但是看到诺瓦克后就不再想让他离开。

有一次,我和皮里奇坐在一起聊天,诺瓦克从旁边经过,这时候距离训练正式开始还有20分钟。皮里奇问:“你这是要去哪?”诺瓦克回答:“我要为接下来的练习做好准备,我需要至少20分钟来进行热身。”

还有一次,诺瓦克去贝尔格莱德的游击队俱乐部,有一个老头一直观察他,后来还问他:“孩子,为什么你在赛前热身20分钟,赛后还要再热身20分钟?”诺瓦克说:“每次训练后伸展身体,我的网球生涯就能延长一天。”保持身体健康是最重要的,这也是诺瓦克很少受伤的原因。

2006年参加戴维斯杯的时候,国家队的队友博佐利亚奇和蒂普萨雷维奇等着诺瓦克一起训练,他们简单热身了几分钟之后开始大力击球。

过了一会,诺瓦克和理疗师一起来了。他们邀请诺瓦克一起练,不过他不想立刻加入。他先是绕着场地跑了几圈,然后进行了15分钟的理疗,拉伸每一块肌肉和每一个关节。做完这些,他感觉准备好了才会开始训练,避免一切意外。

最近这些年,诺瓦克竭尽所能,改良他的正手和发球,因为他的目标是击败纳达尔和费德勒。

拉斐尔-纳达尔是这个时代的传奇,不过他的比赛方式和诺瓦克、费德勒截然不同,他在场上消耗了大量的精力,这种风格很难长期保持高水准。但是这项运动仍然需要纳达尔,他还会回来,我希望他能再打两三年好球。

至于费德勒,每个人有权保留自己的观点,我是这么看的,他证明了自己是世界上最好的球员,但他不是一个好人。

2006年,塞尔维亚和瑞士在日内瓦比赛,诺瓦克当时只有19岁。因为鼻窦偏移,无法正常呼吸,他在长时间的拉锯比赛中总是出乱子。

而费德勒想方设法,利用他的呼吸问题进行攻击。从来没有人这样对待诺瓦克,我至今不能理解,费德勒还在打网球,怎么还不退役?他都34岁了。

2011年,诺瓦克在美网击败了费德勒,现场24000名球迷,至少有23000人给费德勒加油。但是诺瓦克赢了比赛,然后拿起话筒说:“你们是世界上最好的观众。”

这是他的精神力量,就像花岗岩一样。当球场上响起“罗杰”的呼声时,他想象成观众在大喊“诺瓦克”。职业生涯结束时,他会获得更多的尊重。

在塞尔维亚,诺瓦克成了国家的象征,也是国民心中的上帝,这让我感到难过。因为诺瓦克是整个塞尔维亚唯一的亮点,我很担忧,他退役之后,这个国家和民族该怎么办?

塞尔维亚人视诺瓦克为偶像,他是一个鲜活的榜样,教会你如何在家人的陪伴下,让一切皆有可能。然而除了诺瓦克,塞尔维亚一无所有。

我坚信,诺瓦克会成为历史上最伟大的网球运动员,从他开始打网球那天开始,我对此深信不疑,因为他是上帝派来的使者。作为家人,我们努力让上帝的愿望成为现实,他还能再拿十个大满贯。

作者:蓝剑十三

(责任编辑:曹立峤_NS1806)

  • 我的微信
  •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
  • weinxin
  • 我的微信公众号
  •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
  • weinxin